陈虎平:下笨功夫,打持久战

文/陈虎平 原文链接

读书这种事,看就是了。进入新的领域,就是要读书。读得不懂就搜,百度搜、微信搜,各种搜、查、看。还不清楚就找人请教;找刚好能找得到的人就行,不用一开始就一定要找到最厉害的人,能找到固然好,找不到也可以开始的。

最好看一阵、写一点;看100页、自己写3-5页。这样进步快。这样最费力,但进步快。最笨的方法,就是最快的方法。一般人不愿意下这种苦功、笨功,这种事就构成他们的壁垒。构成壁垒的技能,就是你要努力追求的。你下苦功、下笨功夫,造就了壁垒,你就会比一般人厉害。不下笨功夫、不下苦功、不多读书、不勤写勤练,就跟一般人一样,就判断不了事情,下不了决心,做不了觉得。事情就是这样。

Bubbly Colbie Caillat - Coco

一个领域向另一个领域的知识不知道能不能迁移。我通常觉得,没法迁移。不能因为在一个领域取得过成就,就觉得进入一个新的领域会比较容易。山肯定有高低,但每座山都有它的难度。不管你是愣头青、还是老江湖,进入新的领域,开始大概都是一抹黑的。别觉得谁占领了多大先机。没有这种先机。大家都是要一步步爬这个领域的台阶的。爬行业台阶,就是要下笨功夫、苦功夫。

我以前熟悉的事情是学英语。学英语找什么书好啊?怎么最有效率啊?一开始想这些,一看就是新手。只有天真的新手才考虑什么最有效率、什么最适合自己。爬到山腰的人知道,如果你现在在山谷里,开始爬,比老是思考什么爬法最适合自己,重要得多。你先得要动起来,才能看到自己的行为数据,才好按照结果-目标的差值来进行调整。如果都还没动,就在那里思考,那过十年你可能还是在山谷。这并不保证你一旦爬起来之后,就一定可以很快。只是说要开始,后面的任务一级比一级难。

对成年人,怎么学好英语呢?背单词。这是最笨的方法,但却是最快的方法。有人说培养什么英语思维、西方文化思维、逻辑思维,这些都太高级了、太精致了、或者就是太炫了,根本不是刚开始学习英语的人要做的。一开始就是背单词。找什么单词书啊?你就找电商网站上卖得好的,先背上一周。然后再找另外一本,再背一周。

有人总想找一本最好的、最适合自己的书,最有效率的学习,一点时间都不浪费、一点路程都不耽误。这纯属幻想。没有人知道你的最优学习路径,就像没有人知道你的最优人生路径一样。你必须自己去学了,才知道。而且,对学习这种多变量强干扰强互动的事情,最优怎么定义呢?没法定义!学会了,就是最好的;学不会,什么最优都没用。

背单词背几本合适呢?背到你拿一本单词书,看后面的索引,每个单词都认识,就合适了;在此之前,都要反复背。不要觉得遥遥无期,背个7-8本单词书,就差不多了,而且后面会越背越快,甚至就是翻书玩了。

难道只背单词,不看句子、不看文章吗?你单词背多了,自然想看句子、想读文章,不然背单词给谁看?!句子要多背。对中学生大学生,新概念的文章,最好每篇都背诵。不背,美好的青春有什么用!背啊!背就是笨功夫,笨功夫就是最快的、最优的、最有效率的。对更高级别的英语学习,像本科高年级或研究生阶段,背英文文章就是最好的。我自己背过很多篇GRE文章,所以英文就学上去了。要是一开始读着觉得难,背几篇就不觉得难了。你背都背了,还怕读啊!

我很喜欢看小孩子学轮滑。现在全国的小孩人手一台轮滑,在那里练呢!小家伙们是怎么学习的?他们没有什么理论,他们就是不断练习,反复练习,摔倒了爬起来,不懂什么最优什么最有效率。他们有时听听教练和大人的指点,有时也听不懂,就在那里练习。有人指点当然会快一点,但要是不开始练习,人都无从指点。

进入新的领域,千万不要把自己太当回事了,太把自己当根葱了。其实你对于这个地形是一抹黑。总是要低头下来下笨功夫、打基本功、勤学苦练。别人吃不了这个苦,你能吃得了,那你就可以学会。你学会了,你就可以在这个领域超越一般人。

有些朋友说,你看房,看50套,你就有感觉,看100套,你就能自己判断,看200套,你就考虑周全、视野开阔,看1000套,你应该是行业里的神一样的人了。(看1000套房,要多长时间?一次看6-8套,比较累了,1000套就是 1000 / 6-8 = 125 - 166 次。一周2次,要60-90周,1年半,每个周六周日都看房;一周1次,要125 -166周,2-3年多。)一般人也就是看个30-50套,就算了。100套就是一个门槛,把大多数人隔离在外。

其他领域应该都是类似的。

人就是不要挑挑拣拣找最优效率、最适合自己的方法。人就是要做很多笨的基础工作,做很多傻事,做很多看起来好像是无用功的精神劳动。把冗余准备足,才不会失于坏运气,才不会分心于歧路。把冗余做足,把基本功的笨功夫做足,不成器,天理难容。

打持久战

走捷径就是速胜论,是肯定不行的。速胜的事情要么不好,要么付出了自己没看见的代价。好事情都是要持久战。

持久战就是微小优势的连续积累。所以,不要太讲究,不要太精致,不要什么都搞优化、效率、理性。事情先做起来。把量先轰上去。不要一开始就讲多大用、多大回报。你当前见识能想到的回报,往往是小的、促狭的。真正大的回报是当事人都看不见的,是与社会高频高烈度互动的产物,不是个人理性所能计算,而是时代和历史进程的推动。所以,要打持久战,下笨功夫,做长期努力。大山不是一天能爬完的。

而且,只是有这种认识还不够,还要把事情摞开来,对它做一个计划,预期多个阶段、每个阶段什么性质什么策略什么指标衡量,这样一步步的去做。不同的领域有不同的阶段分解、策略分解,要在实践的行动中反馈调整修改。

不是一开始就定死了,那是教条主义、本本主义、空对空、概念主导,理论是简单的,现实的进程是曲折,理论理想意气用事,受到现实的惩罚,就会变成逃跑主义、悲观主义、失败主义,不再相信理想,不再构建从实际出发的理论。

也不是一开始什么都不想、不计划。全无计划,冲出去,固然勇敢,但也鲁莽,走一步看一步,冒险、盲动,大步跳跃,很快就会失去主动性,受困于现实的各种障碍、限制、约束。最后还是要退回来疗伤。

只能一段段打持久战。分阶段、多策略,一步步的去设计、去实施、去调整,这是一个苦差事,一点也不轻松。老人跟小孩一样,都急躁,老人时间不多了要赶紧看见效果,小孩注意力不够长,也要立即看见效果。大干快上,效果是有的,只是是失败的效果。持久战分阶段分策略,是一个苦差事,急不得,而且慢就是快,因为前面事情做扎实了,后面分叉起来指数级上升,也很快。但是,这个苦差事屏蔽了一波又一波人,一重苦屏蔽一波人,多重苦屏蔽多波人,拿理想当饭吃的、单凭勇气的、耍聪明什么都懂的,都会一波波被淘汰掉。

你绝对不用怕好事情跑了,你没机会了;真正的好事情总是在多个障碍之后,率先跑的不一定能走到最后。走到最后的根本不必一开始就摸到正确的路线。

率先的往往不能走到最后,不是因为没有远见、不够坚持,而是第一波得了利,就会拿去享受,就会拿去炫耀,他按聪明得的好处,所以好处也就只到这个聪明所能提供的为止,再也没有多了。

第一波聪明人指了路,我们笨,看不见,没关系。聪明人赚了第一波就去玩了,去找别的事情去探索了,热点一个不落,落了就觉得他自己不聪明。聪明的第一波人,不是要做成大事情,而是要用一个个他的聪明恰好能够得着的小事情,来证明他的聪明。他被困在聪明所允许的格局里。聪明人脑子快,行动快,他们跑出一条路,这时你看见了,你就上,下笨功夫,在聪明人抛弃的地方继续前进,一步步往前拱,拱到后面,追逐热点的聪明人远远赶不上你的深度了。这时候,事情就差不多成了。

这是持久战,这是多阶段、分策略的持续建设。这个过程的多重苦挡住了聪明人(中学大学考高分的)、凭运气的人(拆迁房房东拿着从天而降的钱到处挥霍的、一早买了大城市房子后来再也没有继续买入的、偶尔抄底成功赚了一些马上抛掉的)。我们不怕苦。

人最好不要用天赋来做事,就像一个地方最好没有什么好的资源禀赋。煤一多,石油一多,就天天只想着靠资源发财,只能依赖外部经济周期,没有了主动性。人一聪明,脑子一快,就想凭着自己聪明比别人看得早、赚得快、跑得早,不去下苦功钻研,结果是卡尼曼的开始的普通的10%、15%的收益,不可能抓住长期的复利指数收益。资源是一种诅咒,老天给你好东西,让你也沉溺其中。脑子快、人聪明,也可能是一种诅咒,老天给你好脑子,你很容易就挥霍掉,只靠这个都能过上好日子,其他的就不去研究了。聪明管得了一时,管不了一世,可以帮你这次,帮不了你下一次,到时你还可能怨社会环境不公。其他天赋优势,都有同样的问题,女人从小漂亮、男人从小聪明,都可能成为陷阱。统称为天赋的诅咒吧。

真正大的好事情,是一轮接着一轮向上走的,一波接着一波往上去的,不是来一回就没了。这不是流行语,不是偶像剧,不是一阵风,而是大趋势、大浪潮、大时代,每个人都身处其中,能抓住的只是少数。

不是看不见,而是看见了也做不到。因为做这种大事情,需要多个阶段、多个策略,这个过程基本上就把人纷纷的一波波的难住了、轰走了。

不是不能坚持,而是行动不够持久,坚持了三个月,不能想象坚持十年、二十年。不是不聪明,而是太聪明。不是不理性,而是太讲理性。

不是只见局部不见全局,而是在一个局部停止,转移注意力到别的地方去了。因为所谓全局,此时并不真的存在,只是事情完成之后事后回溯追认的,换句话说,全局是一个个局部做出来、拼出来、攒出来的。除此以外,并没有什么全局。概念覆盖的全局只是一个大致的网格,这个网格要跟随历史进程不断调整的,它并不是未来的真实全局。

下笨功夫、打持久战,分阶段分策略,曲折前进,才能把握大事情的进程。这个过程没有什么普遍规律,有的只是分领域分时期一步步一段段的具体的路线、策略、操作。这个工作是苦的,是只能在实际行动进程中完成和总结的。这个领域的经验性规则,不能迁移到那个领域。这个时期的做法,不能直接迁移到那个时期。适应性的地形图不断在改变,要持续的获利,只能持久的跟进、调整、创造。

世界是复杂的,社会是复杂的,而我们的人心是简单的。简单的人心,只能家长里短、熟人来往、小利小得,不能满足复杂的现实的控制需求。不能依靠天赋,不能只依靠勇气、理想,唯一只能依靠长期的细致的工作,依靠持久战。

results matching ""

    No results matching ""